• 達州大竹知名律師

    -- 達州大竹知名律師李鷹

    13330834123
    您當前位置: 首頁 律師文集
    文章詳情

    合同解除權的行使的限制

    2018/7/27 16:43:20 達州大竹知名律師
      合同解除權的行使的限制
      合同的解除權,從其權利性質上講,屬于形成權。“形成權者,依權利者一方之意思表示,得使權利發生、變更、消滅或生其他法律上效果之權利也。”[史尚寬著《民法總論》]由于形成權“賦予了權利主體以單方面干預他人之法律關系的法律權利”[迪特爾?梅迪庫思著《德國民法總論》],就勢必造成他人必須接受權利主體行使形成權行為的后果。正因為“形成權賦予一方當事人得依其單方的意思干預他人的法律關系,而如何保相對人亦很重要……。”既然如此,就應當保護其免受不公平結果的損害。為了達到這一目的,各國法律在規定各種形成權的同時,也制定了相應的限制性規定,解除權亦是如此。
      單就合同的解除來講,各國合同法都對解除權的行使設置了一定的限制條件,如德國民法典第352條規定:“權利人因加工或改造已將領受的物改變為其他種類的物的,排除解除權。”又如日本民法典第548條規定:“解除權人因自己的行為或過失,顯著的毀損契約標的物或至不能返還其物時,或因加工、改造將其物變為他種類物時,其解除權消失。”其它諸如法國、我國的臺灣地區也都有類似規定。我國合同法第93條規定:“當事人可以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,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,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”。從該項規定來看,在合同履行完畢前,如果出現雙方當事人在合同中所約定的解除條件,一方當事人就享有了解除權。但享有解除權并不意味著合同的當然解除。因為約定解除是對解除權獲取條件的確認,只有當事人正確的行使了這種解除權,才可以導致合同的解除,而正確的行使解除權即是法律對解除權行使的限制。
      一般來講,法律對權利行使的合法性的審查是從程序與實體兩方面進行的,我國《合同法》第95條規定:“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解除權的行使期限,期限屆滿當事人不行使的,該權利消滅。”這是《合同法》對解除權喪失時限上的規定。《合同法》對其它解除權消滅雖未做更詳細的規定,但是《合同法》第96條規定:“當事人依照本法第93條第2款的規定主張解除合同的,應當通知對方,合同自通知到達對方時解除,對方有異議的,可以請求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確認合同的效力。”這一條的規定,實際上是規定了在對方當事人存有“異議”的情況下,由人民法院或仲裁機構來判定合同是否予以解除。
      由此可以看出,依據我國《合同法》的規定,在當事人約定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的情況下,合同并非當然解除。而是如一方當事人表示了異議,則合同是否解除應由人民法院(仲裁機構)予以確認。故應當認為,我國的合同法對約定解除權的行使是設置了限制條件的。

    【已有2945位網友瀏覽過此網頁】
    西藏快3